留学澳洲,从打工者到上议院顾问

笸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议会上议院副议长办公室高级顾问

志愿者往洗澡盆里添了满满的口粮和水,小猪猛吃猛喝了半天,主人在视频里直感叹:“干死了,我的天哪。”

鉴于以上这些想法,张智森在过去的几年里做了许多社会工作。包括与上海同乡会的同伴一起在悉尼歌剧院前面组织几千人的街舞聚会弘扬中国文化,在反种族歧视、反对议员辱华、阻止悉尼市中国新年庆典去中国化改名等影响到华人社会利益的重大活动中起到带头作用。为服务上海同乡会,他出钱出力,举办社区公益舞会,帮助单身人士,救助遇到突发困难的上海乡亲,甚至把自己的仓库贡献出来无偿作为上海同乡会的会所。

因为突然的“封城”,很多宠物主人家里没来得及留下足够的余粮,志愿者也会自带免费的足量粮食。

长时间的伏案工作,几年后张智森落下了比较严重的颈椎病,医生告诉他,如果继续这样工作,将使病情不可逆地加重。考虑再三,张智森决定放弃研究,下海从商。第一次做生意,他向朋友借了一点货,把赚的钱再投进去买更多的货。几年后,有了些积累,他第一次采购了一集装箱的眼镜做批发。

作为疫情防控人员,西瓜平时只能在午休和夜晚下班后去救助,“头几天都是埋头做事,后来突然就火了,得到援助家庭的反馈和网友的支持。我们觉得可能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大家也给了我们一股力量继续坚持去把这件事情做下去”。

2 完成学业后因健康原因“弃医从商”

张智森离开中国到澳大利亚30载,如今已届耳顺之年,恰好过往人生的一半在中国,一半在澳大利亚。从中国到澳洲,从一个打工者到经营自己的企业,从一个学者到商人,从开设成功学讲座到从事时事评论,从社区服务到议会工作,从个人奋斗到积极投入公益活动回馈社会,张智森在华人移民中颇有代表性,他30年间从事的行业跨度很大,丰富的人生经历积累成宝贵的精神财富。

1977年,中国恢复高考的第一年,张智森到上海读书,毕业后被分配到上海市卫生防疫站(现上海市疾病控制中心)的病毒室工作了10年,主要从事脊髓灰质炎、小儿腹泻病毒研究。

在武汉,不同的团体都在关心着留守小动物们。志愿者小宁是在“武汉土猫同好会”微博里看到的求助信息,平时养猫爱猫的她也想为城市献一份力量:

考虑到感染和上门的风险,一开始,协会里只有身在武汉的六位核心成员参与救助,但随着消息的传开,求助单从几百上升到了几千,他们开始呼吁在群里寻找互助。

“人在外地回不去武汉,我的小猫只留了几天的粮,可以救救它吗?”

有时候家里有很粘人的幼猫,小宁会陪猫玩一会儿再走,“但离开的时候就很可怜,它追着我到门口不想让我走”。

(应受访者要求,部分人名为化名)

1 艰辛的打工生涯收获良多

张智森是一个有心人,在自己的人生历程中,他总是不忘总结回顾,提炼出宝贵的人生经验。有感于早年自己黑暗中摸索所走过的曲折弯路,事业有成之后,他通过博客、各种媒体访谈、电台讲座、个性辅导等形式,引导年轻人用正能量及积极心态走向人生成功之路。

作为媒体特邀评论员及时评主编,张智森还用手中的笔写了许多介绍中国当前发展、澳中关系的研究文章及时事政治评论,在澳大利亚国家媒体、当地华文媒体、中国国家媒体上发出理性声音。

张智森说,现在他可以说是到了退休年龄标准,已经过了赚钱为主要目标的人生阶段。虽然长期漂泊在外,但内心深处还是深深烙上了中国文化印记。他有着强烈的愿望,希望为促进祖籍国与居住国的友好关系出力。

1月25日,“封城”的第三天。武小协会长杜帆给志愿者西瓜打了个电话,留守在武汉城中的宠物面临着断水断粮的危险,很多宠物主人找到他们寻求帮助。

但他们不敢轻易停下来。

愿每一个生命都能被温柔以待。

成员们商议到最后,结果是“不做”。一是疫情当前,所有人出去都有被感染的风险,二是自己去到陌生人家上门救助,以后产生什么纠纷该怎么办?

救助过程中,宠物似乎成了人的一面镜子。志愿者们也坦言,上门救助时的一些经历真让他们“大开眼界”。

      该片是“钢铁侠”小罗伯特·唐尼继《复仇者联盟4》之后首次担纲主演的电影。该片改编自英国作家休·洛夫廷的名作《怪医杜立德》,此前曾被多次搬上大银幕,其中最知名的是分别于1998年和2001年推出的艾迪·墨菲版。

3 分享成功经验,热心社区公益

2015年,张智森应邀在2ac澳洲华人电台开辟了一个空中智慧人生讲座。智慧人生讲坛针对年轻人的特点、困惑、需求,与正在走向社会的年轻人、走在成功路上的有志之士以及望子成龙的家长们分享一些成功人生所必需的智慧。他希望通过这方面的探讨让年轻受众比较系统全面地认识自己,树立正确的人生目标,制定达成这个目标所需要的计划,实现这个计划所必须的方法、能力、素质及心态。讲座共29讲,历时7个月,听众反响很好。

协会还救过一只叫“屁屁”的宠物猪,主人走前只留了一周的食物,志愿者们赶到的时候,100多斤的小猪已经在家独自守了12天,冲着他们直尖叫,面前的盆子已经被咬破,阳台上乱做一团。

如今,三个微信群和两个QQ群加起来的人数有五千人左右,有求助的,有义务帮忙的,也有有偿帮助的,在这时冒着风险帮忙喂宠物,大家都可以理解。

当天,他们就开始联系上门援助:宠物主人填好电子表格,志愿者按照求助表上的信息对区域、断粮时间进行分类,把紧急的归成一类,在入户的前一天用电话逐一联系。

有朋友因张智森放弃所学专业感到可惜,但张智森说,从商后,体会到做生意需要的是与做学问不一样的素质与技能,也是不一样的人生体验与收获。他并不后悔。

武小协的成员也遇到过一些啼笑皆非的要求,有人想让他们送猫粮狗粮猫砂上门,还有人需要协会上门打疫苗。他们在微博上感叹,猫狗粮可以用清水煮的肉类,猫砂用尿不湿替换,“我们真的跑不完,太累了”。

在朋友的指点下,他试着去参加展销会,聘请当地人来做销售,事业慢慢上道。创业过程中,妻子,孩子,父母各尽所能,全部上阵——妻子管公司日常运行,母亲做饭、带小孩,父亲帮着做眼镜展示架。当时,8岁的大女儿就能独自在周末管一个店。

在小工厂的3年锤炼,让张智森觉得从此人生再无什么艰辛困难。

回顾这段经历,张智森说,其实只要你有心,有好的心态,生活中随时随地能学习,乐趣也无处不在。当年打工的这个小工厂成了他的一所社会大学。因为工厂小,他能够观察到老板怎样抓住客人,拿到订单,怎样与供货商打交道,怎样管理员工,提升效率,怎样节省开支,怎样解决每天碰到的各种问题等等。后来他和老板成了好朋友,在吃饭喝酒聊天中还了解了他的经营思想、投资理念,甚至为人处世的方式及人生价值观。这份友谊一直保持到现在。

另一方面,武小协作为成立多年的公益组织,虽是对流浪动物进行保护宣传和救助,可一路走来离不开很多养着动物的人的支持。他们决定,还是要做这件事。

      新版的故事发生在维多利亚女王时代,隐居在庄园高墙内的多力特,为了治愈罹患重病的女王,不得不启航踏上一段恢宏旅程,前往一座神秘的岛屿寻找治病良方,沿途历经重遇宿敌,发现神奇生物,他也重拾智慧和勇气。

在打工的过程中,张智森体会到:没有低贱的工作,只要符合你的人生目标,让你学习成长有收获就是好工作。没有无用的经历,人生的每一刻都在雕琢一个独特的你。而一旦自己有了长远清晰的人生目标,一路走下去,总会到达目的地。

笸澳大利亚上海同乡会荣誉主席

移民后经过多年的奋斗,生意逐渐稳定,事业变得顺手,生活也逐渐舒适,然而张智森心中却又感到有所缺失,他开始思索如何用自己的成功回馈社会,将自己多年积累的人脉、阅历、知识为华人社区做些力所能及的奉献。

刚到澳大利亚,张智森一边读书一边打工,什么工作都做。朋友介绍他去应聘电焊工,虽然从来没有做过,他也硬着头皮说自己有经验,结果一演示就露了馅。老板看他打工心切,态度又诚恳,就把机会给了他。张智森回忆说,澳洲夏天很热,每天做电焊时工作服都被汗水湿透;工作中电焊弧对眼睛刺激很大,眼睛经常红肿发炎;高温下电焊刺激皮肤,脸上经常脱皮。张智森不断告诫自己:既然老板花钱雇佣了我,我就应该对得起老板,就应该创造价值。他努力提高电焊技术,不久就成了公司里的电焊高手。

从武汉回老家过年之前,晓慧给自己的小猫留下了7天的猫粮,却没想到因疫情“封城”,让小猫在家独自呆了13天。

“我看到这个又生气、又觉得没有办法”。这样的放弃在志愿者们目睹的救助中不算少数,在上门喂猫的路上,小宁经常看到很多猫留在店里,没有吃喝,饿得冲着人叫。

小宁说,一位姑娘曾向她求助,说自己的猫已经饿了两天了,希望能救救它。因为没有钥匙,小宁告诉她只能找开锁师傅,自己承担开锁费用,或者想办法把钥匙寄回来。

慢慢打开门,一些亲近人的小动物会守在门口迎接,也有一些会因为害怕躲到家里的角落。志愿者上前检查动物的健康状况,添加食物和水,有时间的话做一下卫生,然后就离开。

担任新南威尔士州议会上议院副议长办公室高级顾问后,张智森更深入了解了澳大利亚的政治、政府运作过程,也交往了更多各界精英,更加认识到华人社区在参与主流民主政治方面还刚刚开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真正让华人的声音被倾听,受重视,让华人社区在澳大利亚政治中有足够的代表发声,还有许多工作要做。所以他花很多精力将议会正在讨论的事件、法案介绍给华人社区,让大家了解也鼓励大家参与表达。张智森还用自己的社区人脉,协调议员与华人社区的多方互动,让议员了解华人社区的心声需求。

那些年,上海正掀起澳洲留学热,而防疫站就在淮海中路澳大利亚领事馆隔壁,天天看到澳领馆排队签证的长龙,张智森也心动了。在好朋友的指导帮助下,他最终拿到签证。

4 担任州上议院高级顾问为华人发声

由于有在防疫站10年的研究经验,再加上刻苦钻研,张智森很快就完成硕士课题顺利毕业,并在150多份申请中脱颖而出,得到了悉尼大学附属悉尼儿童医学研究所的工作。导师是位知名度及学术素养很高的绅士,不久便收他为享受全额奖学金的博士学生,课题是分析癌症细胞无限制生长的基因原因。

她向武汉市小动物保护协会求助,看到视频里的小猫终于吃上了饭,才放下心来:“我家毛孩子得救了,真的在我快要放弃的时候找到了……太谢谢了。”

志愿者们的想法大都类似:疫情发生以来,很想在这种时候为武汉做一点什么。“最终我们能够通过自己所长真的帮助到这座城市,以及在这座城市生活的人,我们感到非常欣慰。”

留守城中的小猫、小狗、小猪……

宣布在中国撤档(原定2月21日上映),新的上映时间择日公布。

不断上涨的求助信息和紧缺的人手,志愿者们每天能帮助的数量也很有限。因为目睹过几只动物没有撑到救助的那一刻,所以他们更担心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直无法得到援助的动物可能会有更大的麻烦。

长期行走与中澳两国,张智森发现中国民众对澳大利亚不太了解,很多事只是停留在表面的认知。同样,澳大利亚民众也不甚了解中国,很多人甚至从未到过中国,对中国的想象还是停留在几十年以前。所以他想利用自己特殊的位置及社会资源致力于中澳关系研究,把当代中国的发展成就及机会介绍给澳大利亚,把澳大利亚的真实情况介绍给中国,促进交流合作。

“比较暖心的是这些宠物主人对我的信任,还有小猫对我的喜欢吧,有一家的小猫看到我激动地不行,抱起来趴在身上就不愿意下去。”

26日下午,武小协的公众号更新了一篇文章——《猫狗留在武汉的主人们,可以联系我们》。原本志愿者预估留守动物的家庭在50个左右,但意外的是,十分钟就有两百多份求助信发来,三个分区群不到一个小时就爆满。

截至目前,武小协已经直接或间接救助了近千家的留守小动物。

“只能说猫各有命吧,有很负责的主人也有不把猫当回事的主人,希望大家养宠物的时候一定要好好考虑清楚,它们也是生命,是无条件依赖你信赖你的,也希望大家不要用金钱价值去衡量它们,每一条小生命都是无价的。”

志愿者们放好猫粮添好水,确认小猫还健康,就要急忙赶赴下一家,在武汉城里,还有太多留守在城中的宠物等待他们救援。

打了3年工后,张智森进入悉尼大学医学院传染病系攻读硕士学位,研究甲型肝炎病毒的基因变异。他白天学习搞研究,晚上去快餐店炸薯条、烤鱼块,周末在建筑工地打工,还承包几个家庭的清洁工作。

请不起专职销售员,就自己做销售。张智森回忆说,当时他操着一口不甚流利、带着口音的英文,闯到人家店里,对着忙碌的店员腼腆地询问,你们能卖我的眼镜吗?结果当然是除了拒绝还是拒绝。然而,当他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里,看到满屋子的眼镜,他告诉自己别无选择。

处于非常时期的武汉,开锁的价格平均几百元。小姑娘半天没回复消息,过了一会儿,她对小宁说:算了,看小家伙命数吧。

笸澳洲中华经贸文化交流促进会(华贸会)常务副主席

救助过程中,志愿者会和主人保持着视频连线。

笸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太平绅士

春节期间,大多数人都是反锁门的状态,除了密码锁和有备用钥匙的情况,志愿者们往往还要先等待锁匠师傅开门。

志愿者们救助的95%是小猫,也有狗狗、仓鼠、鹦鹉、兔子等宠物。志愿者小宁记得,她去救助的一只小泰迪在家里的厕所呆了小半个月,放出来以后在房间里撒欢跑了好久都没停。

但协会收到的求助信息还在不断增加。第二天,杜帆又给西瓜打来了电话,眼看着武汉的封城可能不是一天两天,如果动物没人喂死在家中,尸体分解产生的细菌可能会对居民的健康有影响。

每天,武汉市小动物保护协会(简称武小协)都会收到很多条类似的求助。

让西瓜印象深刻的是去一家求助者家里喂猫,他给小猫接了一盆水,可能太久没喝水,原本生性怕水的猫此时四爪都站在盆里,几乎要躺在水里,保持那样的姿势喝了很久。

Next Post

原创韩国媒体评价李铁上任绝望的中国足球李铁就是一个菜鸟

周四 3月 26 , 2020
原标题:韩国媒体评价李铁上任:绝望的中国足球,李铁 […]